在天府之国仰望或倾听

发布时间:2019-11-03 09:17:58 作者:庄文勤

  峨眉山
  天府之国最美的新娘,秀美的身段,风情了秦时明月,弯弯的娥眉,靓丽了唐诗宋词,多少人举杯邀月,沉醉于你的温婉。千娇百媚,瘦了多少骚人的笔尖,又暖了多少登山者的梦靥。
  山是好山,3099米的高度,千岩万壑,云蒸霞蔚,让峨眉每一个石头都是风景。峰峦叠嶂,含烟凝翠,那是一种钟流毓秀随心所欲的崭露,那是一种秀甲天下的凝聚和凸现,那是一种精神,一种气度,一种生命的超越。
  白水池里的琴声,承载着千百年的情思愁肠。叮叮咚咚的琴声,被多少人捡拾?和着秋,和着风,和着云,和着泪,和着歌声与琴瑟,一起演绎“白水秋风”的故事。
  云海雾山,拍打着峨眉的脊梁。云绕峰间,如白练;峰立云中,犹孤岛。朦胧的视线,涌动神秘,涌动青春,涌动人心向往的一个高度。
  索道,是投机取巧者登山的捷径,而我,一步一步用脚丈量。我知道,攀登,来自人生的激情与执着。平淡与惊奇,往往只有一步之遥。
  日出依旧,云海依旧。
  今夜,我夜宿峨眉,独酌龙门飞瀑,与诗仙同醉,醉在山林逸出的灵秀,醉在秋月浸泡的美酒。
  然后,俯卧于金顶。
  禅悟一山仙气,一山佛语。
  岷江,岷江……
  无论从弓杠岭出发,还是从朗架岭远足,岷江,以一杆皮鞭的姿势,抽打出巴蜀大地沉甸甸的份量。
  高原活水,这是巴蜀大地情绪的修辞,每一朵浪花,都是一个故事。
  岷江悠悠,携千年古韵,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,向着长江的方向奔流,抒发一个水域的诗情。
  你执着,不卑不亢磨砺岁月。
  你豁达,披荆斩棘踏破万水青山。
  你无畏,艰辛踩在脚下,困难抛在身后,迈出的每一步,都具有意味深长的意义。
  岁月可以作证:你激情似火,催开十万亩鲜花绽放。你声情并茂,温暖村庄十万张笑脸。
  我追寻着诗仙李白的背影顺江而下,你奔跑的身姿荡漾我心尖上十万颤栗。
  帆影飞翔,你承载的风月,与父亲历经的沧桑一样沉重。
  曾经,有些刺耳的涛声,成为你描写巴蜀大地最大的败笔;曾经,你慌乱的脚步,践踏了成都平原恬静的家园。直到你读懂都江堰的佳句,你才优雅地回眸,用甘甜的乳汁,喂养一个又一个城市与村庄。
  什么力量使你不停的奔走?
  关山叠叠,挡不住你滔滔不绝的东去;日月悠悠,挽不住你浩浩荡荡前行。青衣江茁壮了你的青春,大渡河丰腴着你美丽的向往,宜宾港验证着什么?很现代的映秀湾电站高昂着你千载不倦的绝唱。
  说不清多少村庄被你眷顾,道不尽多少城市的脉搏是你供养,我们丰收千年的希望,都播种与你的背景,所有的纯真和善美,都被你纯粹成我们骨子里流动的精血,牵扯着我们的思想我们的前程沿着岁月的足迹奔腾不止。
  都江堰
  谁的血液沸腾成滚滚岷江?
  谁的骨骼支出都江堰凛凛骨气?
  在都江堰,我有足够的勇气诉说溅湿的情怀和心灵的流淌。这是成都平原胸襟上一个闪光的符号,用两千多年的时光,演绎一个水域的诗情和血与火的分量。
  谁能忘记,在公元前251年,一个叫李冰的郡守,手握一把长锸,雕刻都江堰亘古千年的长卷?
  而今,我们伫立在伏龙观,目睹李冰并不魁梧的雕像,阅读他用智慧创造宝瓶口的分量。
  很多人留恋在宝瓶口,都在探索李冰用什么样的方式,凿开坚硬如钢的玉垒山,让水与土地相安无事的秘密。
  “深淘滩,低作堰”,两千多年的岁月,李冰治水的箴言至今依然闪烁着朴素的哲理。
  “遇湾截角,逢正抽心”,直到如今,仍是水利工程的厚厚典籍。
  测量水位的石人已经破损,破损得我们无法翻阅,徒留人们无尽的猜想。两千年前的李冰,依然在指挥着水流的走向。
  猜不出飞沙堰浪花涌动的秘密,读不懂鱼嘴吞涛咽浪的智慧,我顺着安澜桥的方向,寻找那些灵动的文明,却被千里岷江的云气,一次又一次折断。
  鱼嘴,飞沙堰,宝瓶囗,李冰只用三件质朴的工具,就把握了巴蜀大地的风调雨顺,就把握了成都平原的田畴与仓廪,就把握了成都人的脉搏与心跳。
  而今,当我们一次次驻足都江堰,为的是高举李冰精神的火炬,裁定一套合体的衣裳,感觉“金山银山”的秘密。

返回
2019年11月10日  第8459期  通乐娱乐城>>
通乐娱乐网址:0883-2143727 广告热线:0883-2143722
通乐在线娱乐:ynlcrbs@126.com

在天府之国仰望或倾听

时间:2019-11-03 09:17:58 作者:庄文勤 【字体:大 中 小】

  峨眉山
  天府之国最美的新娘,秀美的身段,风情了秦时明月,弯弯的娥眉,靓丽了唐诗宋词,多少人举杯邀月,沉醉于你的温婉。千娇百媚,瘦了多少骚人的笔尖,又暖了多少登山者的梦靥。
  山是好山,3099米的高度,千岩万壑,云蒸霞蔚,让峨眉每一个石头都是风景。峰峦叠嶂,含烟凝翠,那是一种钟流毓秀随心所欲的崭露,那是一种秀甲天下的凝聚和凸现,那是一种精神,一种气度,一种生命的超越。
  白水池里的琴声,承载着千百年的情思愁肠。叮叮咚咚的琴声,被多少人捡拾?和着秋,和着风,和着云,和着泪,和着歌声与琴瑟,一起演绎“白水秋风”的故事。
  云海雾山,拍打着峨眉的脊梁。云绕峰间,如白练;峰立云中,犹孤岛。朦胧的视线,涌动神秘,涌动青春,涌动人心向往的一个高度。
  索道,是投机取巧者登山的捷径,而我,一步一步用脚丈量。我知道,攀登,来自人生的激情与执着。平淡与惊奇,往往只有一步之遥。
  日出依旧,云海依旧。
  今夜,我夜宿峨眉,独酌龙门飞瀑,与诗仙同醉,醉在山林逸出的灵秀,醉在秋月浸泡的美酒。
  然后,俯卧于金顶。
  禅悟一山仙气,一山佛语。
  岷江,岷江……
  无论从弓杠岭出发,还是从朗架岭远足,岷江,以一杆皮鞭的姿势,抽打出巴蜀大地沉甸甸的份量。
  高原活水,这是巴蜀大地情绪的修辞,每一朵浪花,都是一个故事。
  岷江悠悠,携千年古韵,向着太阳升起的地方,向着长江的方向奔流,抒发一个水域的诗情。
  你执着,不卑不亢磨砺岁月。
  你豁达,披荆斩棘踏破万水青山。
  你无畏,艰辛踩在脚下,困难抛在身后,迈出的每一步,都具有意味深长的意义。
  岁月可以作证:你激情似火,催开十万亩鲜花绽放。你声情并茂,温暖村庄十万张笑脸。
  我追寻着诗仙李白的背影顺江而下,你奔跑的身姿荡漾我心尖上十万颤栗。
  帆影飞翔,你承载的风月,与父亲历经的沧桑一样沉重。
  曾经,有些刺耳的涛声,成为你描写巴蜀大地最大的败笔;曾经,你慌乱的脚步,践踏了成都平原恬静的家园。直到你读懂都江堰的佳句,你才优雅地回眸,用甘甜的乳汁,喂养一个又一个城市与村庄。
  什么力量使你不停的奔走?
  关山叠叠,挡不住你滔滔不绝的东去;日月悠悠,挽不住你浩浩荡荡前行。青衣江茁壮了你的青春,大渡河丰腴着你美丽的向往,宜宾港验证着什么?很现代的映秀湾电站高昂着你千载不倦的绝唱。
  说不清多少村庄被你眷顾,道不尽多少城市的脉搏是你供养,我们丰收千年的希望,都播种与你的背景,所有的纯真和善美,都被你纯粹成我们骨子里流动的精血,牵扯着我们的思想我们的前程沿着岁月的足迹奔腾不止。
  都江堰
  谁的血液沸腾成滚滚岷江?
  谁的骨骼支出都江堰凛凛骨气?
  在都江堰,我有足够的勇气诉说溅湿的情怀和心灵的流淌。这是成都平原胸襟上一个闪光的符号,用两千多年的时光,演绎一个水域的诗情和血与火的分量。
  谁能忘记,在公元前251年,一个叫李冰的郡守,手握一把长锸,雕刻都江堰亘古千年的长卷?
  而今,我们伫立在伏龙观,目睹李冰并不魁梧的雕像,阅读他用智慧创造宝瓶口的分量。
  很多人留恋在宝瓶口,都在探索李冰用什么样的方式,凿开坚硬如钢的玉垒山,让水与土地相安无事的秘密。
  “深淘滩,低作堰”,两千多年的岁月,李冰治水的箴言至今依然闪烁着朴素的哲理。
  “遇湾截角,逢正抽心”,直到如今,仍是水利工程的厚厚典籍。
  测量水位的石人已经破损,破损得我们无法翻阅,徒留人们无尽的猜想。两千年前的李冰,依然在指挥着水流的走向。
  猜不出飞沙堰浪花涌动的秘密,读不懂鱼嘴吞涛咽浪的智慧,我顺着安澜桥的方向,寻找那些灵动的文明,却被千里岷江的云气,一次又一次折断。
  鱼嘴,飞沙堰,宝瓶囗,李冰只用三件质朴的工具,就把握了巴蜀大地的风调雨顺,就把握了成都平原的田畴与仓廪,就把握了成都人的脉搏与心跳。
  而今,当我们一次次驻足都江堰,为的是高举李冰精神的火炬,裁定一套合体的衣裳,感觉“金山银山”的秘密。